穿山渡河

龙宇rps/巍澜衍生/

【all裴文德/联文】弄裴(8)

弄裴完结啦❤️❤️

夺南:

主面裴,剧情和肉五五开,算是补上了前面的坑。


隔了这么久是因为我最近有点忙dbq,


因为弄裴要放本子里,所以我接的是云卷的剧情,直接从弄裴(5)接的。


写弄裴9的朋友退群了,最后一棒由猫老师结局。



弄裴1  @写的都是假的


弄裴2  @风移影动


弄裴3  @斥


弄裴4  @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弄裴5  @云卷了个卷


最后弄裴结局请关注@写的都是假的



*


    1.


  最极端的疼痛到最后慢慢抽离,余下的只有满目满身的鲜血,柔软的被褥裹着一股股渗出的鲜血,红色鸳鸯鸾被深深暗下去一个图案,裴文德昏死之前还疑心那里头的棉花是不是都吸饱了他的血,跟夜尊一般不知餍足地懒散仰躺着。


  夜尊眉心隐隐沁出一滴朱红,裴文德已经脱了力,眼皮子撑不起来,他只反射性想去抓住那一点艳。


  “你又要忘了我?”


  红唇启合,约摸说的就是这样的话。


  不可以,你不可以忘记我。


  我要你永生永世都记得……


  记得什么?


        2.


       
         ao3
  


  3.


  他不是小妖,从地底生长出来的万魔之王,他心惊地抚上夜尊皮下那根骨,难得露出诧异的眼神。


  “魔物为何会有神筋?”


  那条隐隐发光的筋骨埋在他的皮下,每一次修行渡劫,神骨就会在他体内如抽筋扒皮般地疼痛,像刀子硬生生碎开这根骨,将里头的筋都挑断。


  他是个异类,不人不魔,明明是最肮脏污秽之地诞生的东西,却身背神骨,大有要成神之势。


  “自然是上神的骨头。”他挑着唇笑,说出的话却让舍利子不寒而栗。


  天庭谪神谪仙,都会断其仙骨废为凡人,自古都有抽骨的道理,却从来没有将神格安在自己身上魔物成仙的先例。


  “你要成神?”


  他压下不安,看向夜尊。


  这魔头生了一张仙气飘飘的好皮囊,可就算再美也改不了是魔的命格,如此逆天行道,舍利子是怕了,怕他触怒天命,到时候别说成神飞仙,怕是连修行都保不住,沦为人间一条爬走的小蛇。


  “自然。”


  “你不要命了?篡改天命会引九九雷劫,何况是逆天改命,到时这一方凡人都要遭劫,生灵涂炭你可曾想过后果?”


  “后果?后果是我成神君,到时候别说一方百姓,这天下苍生你要管我都不拦着。”


  夜尊冷着脸看他,他怒目而对。


  佛陀舍利转世度化苍生,为的即使解救苦业中的凡人,若是连他们的性命都保不住,何谈度化一说。人间千载,他学着神佛救人,悯人,却忘了自己也有血有肉,也要爱人。


  他独独只爱过这一回,算不算得爱他实在无法判定,可他见不得他伤他死,如同凡人一样会心软不舍,这样复杂的情感,是否能冠上一个爱字,他实在不得其解。


  可是这爱意太渺小,粟子一般滚在红尘里,实在上不得台面。


  他极尽办法去补救,却没想到夜尊的修行快得让他猝不及防。


  地底的万魔之王渡大劫,想必万物混沌之时也不过如此。舍利子还是低估了天谴,自九天长空破开一条裂缝,纵横东西,无数道天雷齐下,地底的妖魔撕开异界的封印,从西南方涌出无数修行深浅不一的鬼怪。


  人的精气实在是大补之物,他们饿了千年,千年之后头一回闻到人的气息,欲望失控,驻守封印的天将被戮,方圆几里的人被尽数吞噬,留下一副如病变发霉的尸首。生灵涂炭。


  人间大劫被后人在史书上抹去,所以断然也无人得知,那日闯入雷劫的不过是一个一袭素衣的和尚,如同任何一个坐在寺庙里诵经的沙弥一样,手中握着一串珠,步履平坦,一步一步从漠上烟尘里走向那处被雷劈得焦黑的高崖。


  每靠近一步,他手中的佛珠便更亮一些。


  后有野史潦草记载,当日人间渡劫,偶有存者目睹佛陀身披万光,挡下雷劫,寂于此。


  夜尊看着他将舍利真身化成利刃刺中自己,肋骨内三分,直穿心脏。


  九天雷劫被佛珠扛下,红线崩断珠子撒了一地,白光渐褪,又化成黯淡无光的普通木头。


  次日朝阳初生,百鬼回道。


  小沙弥在清寺扫走落叶,打了个哈欠。余生他再没见过白衣大师。


  
TBC
  


 

评论

热度(1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