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山渡河

龙宇rps/巍澜衍生/

【all裴文德/联文】弄裴(8)

弄裴完结啦❤️❤️

夺南:

主面裴,剧情和肉五五开,算是补上了前面的坑。


隔了这么久是因为我最近有点忙dbq,


因为弄裴要放本子里,所以我接的是云卷的剧情,直接从弄裴(5)接的。


写弄裴9的朋友退群了,最后一棒由猫老师结局。



弄裴1  @写的都是假的


弄裴2  @风移影动


弄裴3  @斥


弄裴4  @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弄裴5  @云卷了个卷


最后弄裴结局请关注@写的都是假的



*


    1.


  最极端的疼痛到最后慢慢抽离,余下的只有满目满身的鲜血,柔软的被褥裹着一股股渗出的鲜血,红色鸳鸯鸾被深深暗下去一个图案,裴文德昏死之前还疑心那里头的棉花是不是都吸饱了他的血,跟夜尊一般不知餍足地懒散仰躺着。


  夜尊眉心隐隐沁出一滴朱红,裴文德已经脱了力,眼皮子撑不起来,他只反射性想去抓住那一点艳。


  “你又要忘了我?”


  红唇启合,约摸说的就是这样的话。


  不可以,你不可以忘记我。


  我要你永生永世都记得……


  记得什么?


        2.


       
         ao3
  


  3.


  他不是小妖,从地底生长出来的万魔之王,他心惊地抚上夜尊皮下那根骨,难得露出诧异的眼神。


  “魔物为何会有神筋?”


  那条隐隐发光的筋骨埋在他的皮下,每一次修行渡劫,神骨就会在他体内如抽筋扒皮般地疼痛,像刀子硬生生碎开这根骨,将里头的筋都挑断。


  他是个异类,不人不魔,明明是最肮脏污秽之地诞生的东西,却身背神骨,大有要成神之势。


  “自然是上神的骨头。”他挑着唇笑,说出的话却让舍利子不寒而栗。


  天庭谪神谪仙,都会断其仙骨废为凡人,自古都有抽骨的道理,却从来没有将神格安在自己身上魔物成仙的先例。


  “你要成神?”


  他压下不安,看向夜尊。


  这魔头生了一张仙气飘飘的好皮囊,可就算再美也改不了是魔的命格,如此逆天行道,舍利子是怕了,怕他触怒天命,到时候别说成神飞仙,怕是连修行都保不住,沦为人间一条爬走的小蛇。


  “自然。”


  “你不要命了?篡改天命会引九九雷劫,何况是逆天改命,到时这一方凡人都要遭劫,生灵涂炭你可曾想过后果?”


  “后果?后果是我成神君,到时候别说一方百姓,这天下苍生你要管我都不拦着。”


  夜尊冷着脸看他,他怒目而对。


  佛陀舍利转世度化苍生,为的即使解救苦业中的凡人,若是连他们的性命都保不住,何谈度化一说。人间千载,他学着神佛救人,悯人,却忘了自己也有血有肉,也要爱人。


  他独独只爱过这一回,算不算得爱他实在无法判定,可他见不得他伤他死,如同凡人一样会心软不舍,这样复杂的情感,是否能冠上一个爱字,他实在不得其解。


  可是这爱意太渺小,粟子一般滚在红尘里,实在上不得台面。


  他极尽办法去补救,却没想到夜尊的修行快得让他猝不及防。


  地底的万魔之王渡大劫,想必万物混沌之时也不过如此。舍利子还是低估了天谴,自九天长空破开一条裂缝,纵横东西,无数道天雷齐下,地底的妖魔撕开异界的封印,从西南方涌出无数修行深浅不一的鬼怪。


  人的精气实在是大补之物,他们饿了千年,千年之后头一回闻到人的气息,欲望失控,驻守封印的天将被戮,方圆几里的人被尽数吞噬,留下一副如病变发霉的尸首。生灵涂炭。


  人间大劫被后人在史书上抹去,所以断然也无人得知,那日闯入雷劫的不过是一个一袭素衣的和尚,如同任何一个坐在寺庙里诵经的沙弥一样,手中握着一串珠,步履平坦,一步一步从漠上烟尘里走向那处被雷劈得焦黑的高崖。


  每靠近一步,他手中的佛珠便更亮一些。


  后有野史潦草记载,当日人间渡劫,偶有存者目睹佛陀身披万光,挡下雷劫,寂于此。


  夜尊看着他将舍利真身化成利刃刺中自己,肋骨内三分,直穿心脏。


  九天雷劫被佛珠扛下,红线崩断珠子撒了一地,白光渐褪,又化成黯淡无光的普通木头。


  次日朝阳初生,百鬼回道。


  小沙弥在清寺扫走落叶,打了个哈欠。余生他再没见过白衣大师。


  
TBC
  


 

他乡月。

我似乎记起了第一次见到他们在一起的日子 和这场感情

Iron&Steel:

●pwp,纯属虚构




我当然可以选择无动于衷。




白宇和我认识的时间长短不合适。长一点我们能当个好朋友,需要的时候转发一下微博,大家多多支持某某的新戏,谢谢啊。短一点我们是过客,萍水相逢,谁都别把谁当回事,客套一下差不多了,又不是要相亲。


光阴卡在一个尴尬的点,我对他的胡子的嫌弃尚未退却,靠在一起吃饭时掌心会出汗。这可以归结为夏日炎炎,其实饭馆里没那么热,扇叶一上一下对着顾客点头哈腰,送出足以抵消食物缺点的凉风。


那就是紧张,彭军师下了结论,思索许久,满脸恍然:你怕白宇吃了你?


我觉得认识这人的时间够久了,差不多今天就可以做个了断。




在白宇又一次迷迷糊糊靠着我肩膀睡着时我就知道了,这不叫紧张,我没有面对万众瞩目,工作人员各忙各的,对我们这点超乎常人的亲昵不以为意,我也不用坐在椅子上回答记者刁钻古怪的问题。


我的心脏跳得太快了,怦怦,怦怦,我都怕下一秒它从我胸腔里劈出一个口,小心翼翼地爬出来,像光辉女郎从管道挪向蚁烟稀少的地方。


白宇平时很闹腾,一到休息时间片场就被他擅用为相声专场,工作人员的笑声捧起他的种种搞怪。他说他私下很安静,我也是信的,像现在我的心跳声大如雷鸣,盖过他均匀清浅的呼吸。




我的平衡车总是被他占为己有,他踩得很熟练,一旦视野里出现我,立刻歪倒,手伸过来:哥哥,哥哥扶下我。


他天生会撒娇。因为他知道大家都吃这一套,谁能被他的笑眼盯着超过三秒还面不改色?他胡子拉碴,看起来甚至比我还大,但全剧组的人都在惯他宠他,拿罩子将他盖起来,供以新鲜的氧气和充足的水分。


一般人喊我朱老师,一龙,龙哥,这已经到我极限,没有人愿意自讨没趣,碰一鼻子灰。白宇的肉垫就踩进雷区了,哥哥咱俩比蹲下,哥哥你车借我玩会呗。


我该阻止他,划清界限,这事我熟能生巧。可他毛绒绒的,我暂时没有虐猫的癖好。




长久了这就演变为条件反射,他拿着麦克风,歌词里有个“哥”字,我都上赶着“欸”一声,干脆利落,招来他不客气的白眼。第二回他避开那个字,后面他依旧唱,却不理会我的捣乱。


他看着大大咧咧,心思比谁都细腻,说不出来的话他就用歌词替代。我是明白的,但他唱的都是什么:手足情兄弟心,你为我遮风挡雨。


还是不了,他比我还高一点,天塌下来也是他的手先够到。可他确实比看起来柔弱,面红耳赤推不动杠铃,又开始耍泼耍赖:你说你长这么帅,力气还这么大,让我怎么活呀!


工作人员窃笑,用眼神告诉我:你拿他没辙的。




错就错在他和我不是一类人,酒精蒙了他的理智,撕了我的面具,工作人员在隔壁房间猜拳打牌,笑闹声透过薄薄的墙壁传过来,汗水顺着他的额头滑到他的锁骨里,转了一圈,又沿着他紧实的皮肤流下去。


疼,他喊,你轻点哥哥,你,你出去。他语无伦次,我恍若未闻,加大力道冲撞着,看他把脸埋起来,白色的床单洇出一小圈水迹。


我大概早就想这么做了,在我第一天看见他,大太阳迫使他脱下外套时,半湿的衬衫摸着他的蝴蝶骨,勾出他的腰线,肆无忌惮地招惹人。工作人员都在看着这边窃窃私语,他一无所察地露出两排小白牙,你好,我是白宇。


现下我们把礼貌和廉耻都扔到九霄云外,他的哽咽求饶被我堵在齿间,我们像爱人一般接吻。他的胡子没有看起来那么扎,嘴唇比想象中还要更柔软。




这算各取所需,你情我愿,顶多是我有点收不住,让他掉眼泪了。作为补偿我把他抱到浴室里,水流击打着我的脊背,让我的理性回笼,我知道我可能做了错事,愧疚是有的,但并不后悔。


那种滋味,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至少该尝一次。




我又错了。一次是不够的,我的自制力没好到允许我停留在浅尝辄止。食髓知味是生物的老毛病,我没能克服。


白宇太乖了,他连微弱的挣扎都没有,疼的时候就一口咬在我肩膀上。


唯一一场需要露肉的戏都拍完了,我没什么好顾忌,他又不是尖牙利齿,他身体每一个部位都是软的,除了此刻被我掌控着的某一处。




我照例帮他洗完澡,他蜷成一小团睡着了,像胃痛的赵云澜,但我很清楚我身边躺着的人不是赵云澜。拍戏这种事,过程里是当全力以赴,了结后就不必往心里去,毕竟都是演出来的,骗谁呢。


空调温度低,他循着热源摸索到我怀里,半梦半醒睁开一只眼,哥哥。


我还没应答,他又去找周公。我无可奈何地摸着他的头发,盘算着晚点再去冲个冷水澡。


至此我依然不知道如何定义我们的关系。爱人?远远不到。尽管工作人员无时无刻不在起哄,亲一个,抱一个,仿佛我们当真是一对。




解答这个问题的竟然是粉丝,比知己更知,比密友更密。这个形容堂而皇之,遮住暗流涌动。我起身又坐下,挨白宇更近了些,几乎要把他挤扁。沙发那么大,主持人投来意味深长的目光。


我不介意被看穿。在我从家里翻窗户爬出去玩时我妈妈就意识到,她儿子永远不可能是乖乖待在安全区里的人。不过大家都很厚道,替我们打着营业期的幌子,掩盖大部分的既定事实。


假如白宇是个女的,到这一步,我三十年的零绯闻史势必要被打破,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但无论我们夜间有多逾越,天光一亮,我和他又是两路人。


他也明白了。有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再也没喊过我哥哥。




有一晚我又做得太狠,拍戏强度也大,他的脸色比以往任何一天都要更不好,憔悴苍白,被厚厚的粉底盖过。


我有权沉默,有权视而不见,但最后我走过去,压低声音对导演说,你去看下小澜澜,他好像发烧了。


导演眼睛瞪大:你喊他什么?


我该喊他什么呢,宝贝儿,亲爱的,我喊不出口,我们也没到那种程度。导演起身去给他找药吃,白宇摆摆手,勉强勾了勾嘴角,没事,我没那么娇贵。




他是不明白,生病的是他,难受的不止他一个。我忍无可忍,从工作人员手里拿过水杯和药,看着他把药片咽下去,喉结微微滚动。


等他闭上眼我又懊恼,我这是在做什么?施舍些无处安放的怜悯,做出慈善家模样?我大可以不管他,由他死撑,左右是伤不到我。


是我自私,我自己怕疼。我不想看见他无精打采的样子,我来播撒些同情和照顾,显得我好慷慨。




我们的营业期不长,按照圈子里的说法,是时候解绑了。


经纪人拿笔尖戳着桌面,冷静客观分析利弊,你看,剧已经播完下架,新戏准备提上档期,接下来就不需要跟白宇互动了,专心宣传新作品吧。


我猜想白宇那边也是有人那么跟他说的,有一晚直播从头到尾他都没提过我。还有别的原因——先前他说我要去直播间,粉丝很期待,他也很兴奋,可我工作实在是太忙了,发了语音让他替我向大家解释,实则是借此机会向他解释,于是有人抓住把柄,你们看,这是单方面互动,某人想解绑了,某人还不死心。


那几天白宇仿佛人间失踪,或者说从我的世界里失踪了,微信不回,电话也不接。




他退回界内了,我自然可以顺着坡下,从今往后大路朝天各自走,谁都别回头。


白宇的黑热搜来得很快,我们俩人气上升速度太迅疾,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我早有预料,也已经习惯。


但我知道他介意。


他整天把笑挂在脸上,伤疤痛楚藏着掖着,时间长了粉丝真被他唬弄,以为他心如铁石。他会戴着耳机看完很多条负面留言,然后不说话,把帽檐向下扯一点,手指都是抖的。




我本无意宣传我的新剧,并不是说剧本有多烂,剧组有多不好,只是我没觉得有多大必要,这就是一部戏,十年来我拍了很多部这样的戏,它不特别,也不突出。


黑热搜升到首位了,我拉了群,和小室以及其他工作人员商量讨论,热搜在短时间内阵容大改,粉丝撕得天昏地暗,你们看,这就是你们口中的好哥们,一个被黑,一个无动于衷,还在那里讲些有的没的。


她们措辞难听恶劣,我不在意,我的目的很简单,我希望白宇回我信息,我没机会再管他的早餐了,不知道这几天他吃得好不好,饱不饱,胃病还有没有犯。




在我等到他的消息之前,经纪人气急败坏找上我,道理讲了一长串,我都没听。我在圈子里沉浮十年,不是为了在谁的教育下战战兢兢地向前走。


我当然可以选择无动于衷,这我知道,就连同林鸟在大难临头尚且各自飞,遑论这回的事件与我全不相干。


可有些事情我又记得太清楚。我记得白宇骑在平衡车上,笑着搭住我的肩膀,哥哥你不准躲开啊不然我要摔了。我记得他把独自在一旁吃盒饭的我拉到太阳底下,你们看龙哥多心机,躲在角落不晒太阳,只想让我一个人黑!我记得他睁着双惺忪的睡眼露齿笑,记得他专注又紧张地帮我剃胡子,记得他把我从自己的小世界里拽出去,记得他手舞足蹈滔滔不绝,记得他从机场另一端向我走来,记得他的全部,好与不好,好占大半。




白宇在凌晨两点左右发来语音,哥哥睡了吗?这问题很无聊,且自相矛盾,我认认真真回答,还没有。他说你唱首歌吧,唱安眠曲,我睡不着啊,我不困。


我把手机支好,拨弄着吉他弦,看着摄像头另一端分明昏昏欲睡的他。


是首几年前的老歌,一部荒诞又讽刺的黑色幽默电影的插曲。我在他乡,望着月亮。


他知道歌名,他肯定知道。不然他不会再次露出那样的笑,纯粹明亮,温柔喜悦。


都怪这夜色,撩人的疯狂。我要唱着歌,默默把你想。







我接住了

林跃然是好叉子:

我接住了

奇怪啊,为什么我编辑看的时候顺序是对的,怎么出去看第五页就直接跑第六去了

@子衿风祈 没错 我上来放图了!!!
贼可爱的兔兔本!!!! (抱纸巾亲一口。

@lll谪九lll 
收到啦❤️❤️实在太喜欢了
给太太一个么么 ✌️

我不认识这个太太 但我觉得他说的很对。

-I-R-O-N-:

我退过很多个圈子,不乏我自己的原因,但是有些时候是你真的待不下去了。
你踏进圈子的时候,是因为总有一个点戳到了你,或者是他们之间相处的模式,或者是原作里背景和情节的构造,亦或者是可能某一天你无意间看见了一篇文或是一张图戳到了你的心口。
总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个圈子里有一种东西吸引了你,让你心甘情愿的牺牲自己三次无论多繁忙也要挤出来的空闲时间,不为任何回报的去爱它。
这个东西,叫做初心。

而很多时候,当你发现这个圈子的人越来越少,粮越来越少,tag越来越冷清,你觉得空荡荡的时候,你往往不知道到底怎么了。
其实很简单,就是初心,已经慢慢的消失了。
你越来越难看见当初吸引你的东西,用心产粮的太太渐渐离开,认真对待角色的小天使因为比不上那些有目的性要热度的存在而慢慢淡出视线,tag里渐渐变得乌烟瘴气,渐渐圈子里那些应该存在的东西被恶意掩盖,当那些所有的爱与温柔都一点点消散殆尽,当那些最基本的底线立场都随着捧杀被碾压,那么还会有多少人不会心寒呢?
一个圈子的存在需要一群有心有爱的人认真的栽种,让它成长,发芽,开花,结果,茂盛成一片繁林。
而繁林的毁灭往往只需要一颗星火,就能让你放眼荒芜。
你可以一个人断送他,毁灭他。
但你总是绝望的发现你无法一个人拉起他,拯救他。

我不止一次的见到过圈子被毁掉的时候,
有我爱的,有我路过的,有我错过的,有我离开的。
大家互相撕扯,彼此鱼死网破,tag里满目狼藉,尸横遍野。
熟人离开,热情消散。
剩下的只有残忍暴虐的恶毒和恨不得把对方拆吃入腹的狠辣。

但你们还记得,当初吸引你们来到这里,爱上这里,彼此拥有这里的东西,是什么吗?
怒火可以将一个人烧穿,没有人是圣人,没有人能逃开。
但在你打上tag的时候,是否还有一丝仅存的理智在告诉你,这里,他是你爱的家啊。

当你驻足门外,想要打开家门之前,
放下你带着怒气准备抬起的腿,
把手放到口袋里掏出你的钥匙,
你把它握在手里,慢慢将它对在锁眼上,
这是你的家,你舍不得破坏它,
你会将一切企图伤害它的力量都赶走,而不是让自己变成这样的力量。
那里有你的王子,你的公主,你的朱砂痣,你的白月光,
那里有一切你为之心动的存在,
那里是你经历尘世喧嚣逼迫筋疲力尽的时候,能让你记得你拥有美梦与热望的地方。

别把带着你初心的家,
变成一时失控下制造出的垃圾场。

当你的家人无力再挽回那些支离破碎的砖瓦,
那么总有一天,当你回过头,
你将再也找不到那个能让你去落脚的地方。

闪虫 【车】 一发完啊
GG闪X加菲虫 abo体 alpha 闪电Xomega 蜘蛛
连题目都没有的车
⚠️车内预警放在图一 请大家仔细观看 如有不适请立刻退出 如果接受就放弃思考的继续看吧
⚠️肾虚之后的产物 大概不算是第一次写车 但是也很难产 文笔一般
❤️不喜勿喷不喜勿喷不喜勿喷
冷cp 所以割腿肉产粮了 哎。
如果图被吞了 请点评论一楼微博链接
🔗 https://m.weibo.cn/3125004183/4213055195291017